回味我的童年

  現在孩子的童年,不是價值昂貴的高級玩具,就是無休無止的網絡遊戲。這個玩具開發智力,那個遊戲有益思維,在我看來不論是亦趨亦駛的搖空汽車,還是能升能降的飛機模型,或者變幻多端的變形金鋼,都和智力關系不大。再看有的孩子,在電腦前玩網絡遊戲,一坐就是一上午或一下午,甚至一整天,打打殺殺,昏昏沈沈,樂此不疲,不要說智力,長此以往,我懷疑人的某些功能都會退化DR REBORN抽脂
  懷想我的童年,雖然物質條件不好,但可以說那才是真正的快樂。捉迷藏、打方寶、打瓦瓦、丟沙包、滾鐵環、跳方格、跳皮筋……無不快樂地伴著我的童年。放學了或是星期天,幾個玩伴不約而同地聚到一起,玩這玩那,歡笑著、嘻戲著、追逐于街頭巷尾。炊煙散去,月亮挂在了天空,才在母親的呼喚聲中回到家中。至今母親的呼喚聲還悠悠在耳,而那時的玩伴也成爲我一生的朋友。
f516726.jpg
  慢慢的我們的樂趣就不是簡單的玩了,我們學會了制作各種玩具。挑幾塊善歡的布塊,剪成大小相同的六塊正方形,兩兩縫在一起,裝上谷米或小豆,一個心愛的沙包就做成了。有時我們找來幾塊木板和鐵絲,在父親的幫助下溜冰車誕生了,夥伴們在冰上吱啦吱啦溜冰的樂趣,一點不亞于現在溜冰場的樂趣,更何況我們是真槍實彈的練習。樂不僅僅在玩,制作的過程本身就是樂趣所在。
  最有趣的是摸魚了。家鄉的
  小河清澈見底,夏季一到,這兒更是我們的樂園。河邊是油光黑亮的小蝌蚪四處遊動,有時也能看到尾巴漸漸短了、長出四腳的青蛙蹬腿遊走了,藏到石頭縫裏、藏到水草中。河中央細看吧,不時有一條魚遊出來晃一圈又藏了,一會就會有好多條魚聚在一起,倏的又散開了,留下一片空白,那麽悠然與敏捷讓我看呆了。確定這一帶魚兒多處就是我們的捕魚重地,小夥伴用泥草片把小河橫堵,魚兒就不會遊到下遊特價機票,再去上遊把魚兒攆到這邊,水憋起處就是魚兒的重兵布陣處,赤腳站在水深處,驚慌錯亂的魚兒涼絲絲的在你腳上亂竄,不用說用魚網網了,就是隨便用臉盆一舀,准能舀到十來條手指頭大小的魚來,我們驚呼著、笑喊著,那份純樸的天真著實讓人難忘而留戀。
  當然了我快樂的童年也有丟人的一面。常記得深秋季節,也是豌豆角成熟的季節。我們幾個嘴讒了,商量好偷偷的竄到了王大爺家的豌豆角地旁,心急火燎地摘起來,正在興頭上,卻見王大爺趕來了,嘴裏喊叫著,喝訓著,我們幾個一看撒腿就跑,王大爺看著我們跑遠了,笑了。這事至今想來,心中甚不是滋味,總覺得欠王大爺點什麽。但那時只有傻乎乎的樂著,樂王大爺不能把我們怎麽樣。
  回味我的童年,貧乏著卻真的快樂著袪斑

因爲生存的需要

孔子說:“智者樂水,仁者樂山”。我算不上智者、仁者,也不敢當有水的品性、山的胸懷,但我愛水愛山,對山水風光有一種心靈的神往。

前些年,我在一個大山深處的瑤鄉工作。DR REBORN老闆那青山綠水間,從淙淙泉流、啾啾鳥鳴中,我領略了山的甯靜沈穩、水的溫柔清涼;在習習清風裏我吞吐著泥土和野花的芬芳。——于是,我似乎明白了古人之所謂的“得其所哉”。每當工作之外,飯後茶余,我總喜歡容身于自然山水之間,品讀春山的博大幽遠,抑或是那冬日裏落木枯草間的片片淒涼。

生于山間農村,可是對山水的親近,我沒有滿足。小時候,被夏日的太陽曬得泥鳅般溜黑,依然熱愛滾燙的石板和清涼的雨水。小時候,天黑了也不曾有過害怕,再曲折坎坷的小路也能摸黑著回家。在平靜的山村裏,呼吸著清新的空氣,沐浴著自然的風雨,汲取著大地的靈氣,辦公室設計粗茶淡飯也只覺得特別香甜,硬板床鋪也睡得特別酣暢。太向往了,那久遠了的村莊,那夢一般的山水家園。

如今,物質的惡棍戰勝了我精神的禿鷹。因爲生存的需要,寄生于繁雜沈悶的鬧市,其實,我簡單的靈魂裏,天生有一種避世遁空的情結,而流淌的血脈裏也毫無趨炎附勢的基因。我嘗想,在我的生活與生命的矛盾之間,生命就這樣被繳械了嗎?我心有不甘。很多時候,我認爲心靈的皈依比任何一種物質的歸宿要真實得多。只是,人們總是在精神與物質的矛盾徘徊中失落,在出世與入世的艱難決擇中掙紮彷徨禮物

櫻花壹夜雪未幹

  有比櫻花更美的名字麽?有麽?
  在我對花的記憶中,櫻花是最美麗的,想起來就心神蕩漾。
  尤其我癡心的在紙上寫下“櫻”字,滿肚子的喜歡全都在這個字裏。
  舊恩恰似櫻花落名創優品miniso,滴到羅衣到死香。
  到死香,那是什麽樣的香呢?
  我無法想象,卻也記得,櫻花是五月初才開的,等到所有花都開盡了,它遲遲而來。
  壹來,就驚天動地了,像是粉色的桃花,像是潔白的梨花,像是花嫁的牡丹。
  如壹個妖嬈而又素潔的女子,如何不深愛,如何不陷落。
  仿佛這個夏天,瞬間就傾心了,這壹場命中的花事是等了千年了嗎?
  壹定是千年,努力的等著,努力的等到了。
  壹定是千年,熱烈的怒綻,壹直到櫻花開。
  櫻花壹夜雪未幹。
57.jpg
  記得去年六月,壹朵小櫻花隨風搖擺,小小的花蕾吐出花蕊,如今亦亭亭玉立,我感覺到我的蠢蠢欲動,終於等不及了,終於呀。
  仿佛壹場夢,夏日的旖旎夾雜春日的芬芳,激昂著,跳躍著,重時把人激醒,輕時讓人沈溺。
  仿佛壹童話,壹開,就是那盛世的纏綿,天地之間,安靜了,豐滿了,只有櫻花讓人沈淪。
  我往往不敢多看,人生太多激情的演繹,拼了命的繁花似錦,未必如那安靜的小花長久,但櫻花的鮮明個性讓我迷戀,用花比作她,卻也心甘情願。從來不落人後人前手工藝workshop,光彩奪目的開著,雨疏香氣微微透,風定素花靜靜開。她,從來不是安靜的開,壹夜間就給了自己前塵舊事所有的了斷和決定。多麽果斷的花事啊。
  我心疼壹種花,其實是從櫻花開始的,不僅僅因為它的名字美,更因為它怒放的生命,櫻花啊,妳是知道別人嫉妒妳的怒放的,可是,讓它們嫉妒去吧,遇到了不經世事的站在樹下安靜的賞花人,即使是個傻子,不開個驚天之喜,如何算的喜悅?如何算的嫉妒?如何算的盡興?
  春天是個美麗的新娘,
  滿地櫻花是她的嫁妝,
  只要是誰有少年的心,
  就配做她的情郎。
  以後,我每年都會去守護這棵櫻花,
  我是看不得落花的,尤其是花濺淚的樣子,看了真是心疼。
  春天是個美麗的新娘,我喜歡這個詩句,
  我願意日日守護,等著來年春暖花開日,我的戀人回來相守,煙絲醉軟永久脫毛

幸福是壹種心態

  大師語:幸福是快樂加上有意義。
  語不驚人死不休,大師們好像都是這樣。名創優品山寨於是我就理解為,現實生活中,幸福是壹種心態,意義也是壹種心態。
  現實生活裏,無論什麽樣的心態,都必須是建立在溫飽的基礎上。如果那位大師上午的飯吃了,下午的飯卻沒了,我敢相信,大師的快樂,大師的意義,還有大師的幸福肯定都是沒了。
  如果,我們每壹個人連溫飽都談不上了,那還有什麽意義奢談快樂和幸福。
  於是,我想起那年在久仰的壹件小事。壹個北京來的專家看了久仰地區老百姓的生活場景之後,對當地老百姓的生活大加贊美:太美了,太美了,真是太美了。他卻不知道在“太美了”背後遍地的辛酸。那些原生態的房屋在下雨的時候沒有壹寸幹土,那些連溫飽都沒有保障的生活,真的就那麽太美了嗎。於是我就想說,換北京的專家來這裏生活壹段時間,換我們去北京生活壹段時間,Nespresso咖啡機互相交換壹下相互的日子,看看這些日子還真的是不是那麽太美。
  經歷告訴我們,生存是人的第壹權利。生存的質量取決於生存的能力。只有當生存的條件具備了,生活的質量適應了生存的需要的時候,快樂才能發芽,意義才會出土,幸福才能長大。
  所以,幸福沒有計量,意義也沒有計量,快樂也沒有計量。我們什麽時候能感受到了存在,什麽時候就有了意義,也就有了快樂,也就什麽時候有了幸福。
  真的,幸福簡單得只是壹種心態。這種心態,鋁窗我們都能可以有的。

秋風起,落葉簌簌

夜無聲,月光疏疏,走進秋的眸,尋覓歲月的痕跡。

秋的湛藍,喚來五色的畫板,壹只只翻飛的金蝶,兒童發展傳送著銀杏葉子的喜訊。楓葉妳爭我擠,擠進了五顏六色的世界裏。喜歡撿拾落葉,喜歡看落葉在暖陽裏優美的舞姿…..

秋雨裏,輕羅瑟縮。漫步的少女,唱著壹首老歌,歌詞必是已刻在心底,樂曲和著雨聲,彌漫在灰色的原野,細雨滴滴點點拍打著傘上的花朵,拍打著漣漪裏無聲的足跡……

秋的原野,麻雀們歡聲笑語,嘰嘰喳喳交換著南北東西。蟋蟀仍然率真地彈奏著生命的贊歌,沒有天籟響起,沒有簫笛和鳴,只有余暉中被染紅的大地……

秋風起,落葉簌簌。家鄉的老宅,高大的楊樹是忠實的伴侶。幼兒發展銀發的母親靜靜地坐在金燦燦的光華裏。屋後的青苔覆蓋著老去的時光,覆蓋著酸甜苦辣的味道…..

碧波似無盡的軟緞,蕩漾舒展,青山依舊,在夕陽下等待,等待時光落地reenex好唔好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

QR 编码
Q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