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南的風便掀起春帷

一直覺得,貼進一座城的心靈是需要行走的。尤其是在煙雨洇染的江南。尋著陸羽的足迹,登惠山,煮一壺二泉水泡的茶,唇齒間挾著茶香。漫步姑蘇山塘,傾聽寒山鍾聲,念一念沈複和芸娘的風月往事,和著一句句甜美細膩的吳侬軟語,步履悠然。穿梭于上海弄堂,聽聽尋常百姓家的瑣事;耳畔黃浦江濤聲依舊,白渡橋上走過了民國無數才子佳人;走進王安憶筆下的上海老故事,再一訪張愛玲童年的回憶。行西湖畔,懷想一句“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妝濃抹總相宜”;登臨六合塔,憶起魯智深圓寂時錢塘江潮起潮落;拜谒蘇小小,回想當年的水袖起舞,眉間朱砂…
  600_0.jpg
  江南,有著說不完的故事,說不盡的人…可歎時光無情,千年亦似一瞬物是人非的惋惜,懷古傷今的感慨數不勝數;但人有情,古老在口口相傳中成爲永恒,故事越講越有味道。
  
  江南人似乎永遠活在詩裏。天微起亮色,江南的風便掀起春帷,女人們細細打理妝容,提一藍菜去河邊,白嫩纖細的手掬一捧清水將菜仔細洗淨。這時總會有鄰家頑童玩水嬉戲,水濺到青石板上,小腳丫們踩著水唱著歌謠,如琴聲叮咚。阿婆們年輕時的女工,搬著長椅到院裏繡荷包,一針一線繡成了各種樣式,阿婆們撚著荷包發笑,那兒藏著年輕那會兒最美的夢…

我還是我,你還是你,相互背離

  我的筆,在這個夏天,枯瘦在葳蕤的時光裏。踉跄的心,原來定格的一直,都是虛幻裏的美麗。花開花謝,風雨雲集,你是否可以坦白告訴我,哪一朵花是你?那一朵雲是你?闌珊的心事,化成幻影三千,所有絢爛的曾經,只是那海市蜃樓的轉瞬即逝。何來的真?何來的迷離?謊言包裹的知己,終將扼殺錯過的绮麗。那些自認爲契合成心領神會的阪依,原來這些都是你自導自演的遊戲,主角,配角都是你,演戲的太過于完美。你忘了這個世界上有觀衆,不是僅僅只有你,真誠說一聲:生活,不是演戲,不要沈淪,迷失了自己。
  
  不能再爲你寫詩,因爲那只是幻影萬千的你。無法再爲你寫詩,不是有了距離,是你從來都是把一份真誠,忘在千裏沙漠,任它幹涸,也不肯把真心交付。無法再爲你寫詩,因爲我的墨裏顔色永遠是清澈如水,容不得半點的渾濁。你是個模糊世界裏的載體,帶著面紗的你,打破夢影旖旎,緣分盡了,都是因爲不珍惜,相互坦誠,是做人的根本,也是交友的真理。人生,是一面鏡子,可以看清楚別人,也可以看清楚自己。你若不去珍惜,欺騙朋友,欺騙自己,就應該失去交友權利,不要讓謊言欺騙了別人,也欺騙了你的心。
  
  如今,我已經再也找不到,一個完美的理由,留下你。那就任你,帶著你來時候的翅膀飛去。早知道,你不是雄鷹,卻有勇氣戲弄天空之城的朔遠。不能不說,你的不知天高地厚,是多麽的勇氣,卻不能爲你冠玉可嘉,因爲,你都在用謊言對砌情誼,被風輕輕松松一吹,原來,我還是我,你還是你,相互背離。緣分若真的到了盡頭,就不要再留念,不珍惜的情感,就抛入雲霄,隨雲,隨風,隨雨吧。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

QR 编码
QR